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建设汉江流域中心城市>汉江百科>历史  > 正文
汉沔津梁临汉门
来源: 襄阳晚报     作者: 施锦华     发布日期: 2014-05-27 16:40:00


临汉门


“樁辦城磚,不許借用”铭文砖


“岳”字铭文砖

 

  【襄阳政府网消息】襄阳临汉门俗称“小北门”,“汉沔津梁”“北门锁钥”是对它作为战略要津的又一赞誉。站在历经沧桑的临汉门城台之上,凭垛北望,“襄阳真是用武国,上下吴蜀天中央”定会从你的脑海里掠过

  兵家必争地,川陕豫鄂门

  控川陕豫鄂之门户,握汉沔津梁之锁钥。襄阳临汉门注定要在历史的长河中经历太多的烽火硝烟。

  南宋,襄阳为京西重地,一度被金兵占领。岳飞上奏高宗:襄阳为恢复中原之根本,应当先取(《宋史·岳飞传》)。公元1134年,岳飞率军一举收复襄阳,然后在此招兵买马、修筑城墙,使金兵不敢窥视襄阳。

  忽必烈为了得到襄阳,先后调动数十万大军南下,在此打了一场长达5年之久的战争。咸淳九年(1273年)春正月,元军先破樊城,而后过江攻取襄阳。蒙将阿里海牙进城后,行荆湖等路枢密院事,镇襄阳,并得意洋洋地说:襄阳,自昔用武之地也,今天助顺而克之,宜乘胜顺流长驱,宋可必平(《元史·阿里海牙传》)。

  1642年春三月,明军总领左良玉自朱仙镇为李自成所败,走襄阳,秋九月,李自成引兵又在襄阳打败左良玉,占领了襄阳城,并在此自称“新顺王”。此后,李自成以襄阳为根基,一路北上,直指京都,推翻了明朝统治。

  辛亥革命爆发后,襄阳义军首领李秀昂、张国荃在小北门旁的汉江上以炮船猛轰襄阳城,同时,李秀昂率先锋队由小北门攀城墙而入,襄阳巡防营首领刘韫玉闻之惊恐万分,遂命令打开小北门,让起义军入城……

  城楼历沧桑,味兼南北风

  小北门城楼建筑在拱券式城门洞上,城楼四柱三间,重檐歇山顶,七檩抬梁构架,砖木结构,为清代建筑。小北门城楼具有北方建筑的稳重、浑厚之风,又兼南方工艺的灵动、飞扬之气,而脊吻、饰件则多采用襄阳地方传统工艺。城台长13.75米、宽22.6米,外有垛墙,内有女儿墙,台西侧有蹬城马道。

  崇祯十四年(1641年)张献忠率起义军攻占襄阳时平毁城垛及城楼,清顺治五年(1648年)同知徐腾茂、张仲重修小北门城楼,道光六年(1826年)襄阳知府周凯重修临汉门城楼。

  据襄阳市规划局原总工程师陈家驹回忆:新中国成立初,小北门城门楼上住着市政工程处的干部和城建工人,由于小北门城门楼长年失修,墙砖销蚀严重,梁柱腐朽,到了1952年冬,北风大作,摇摇欲坠的小北门城楼差点随风而去。住在小北门城楼内的市政工程处干部冯建业和水文站的高崇兴技术员共同商议决定从解放桥和解放路工程的经费中抽出7000元来作为对小北门城楼的维修经费。为了保持小北门城楼的旧貌,当时的工匠是从樊城的陈家营请来的,老冯(冯建业)还夸奖这些老工匠们真有一套,依原样恢复了小北门城楼。为了节约资金,压脊花砖、扣瓦、筒瓦、瓦当等古建构件都是从老房子中找来,屋脊上的吻件、走兽还是工匠们自己加工制作的。“文革”期间,小北门城楼的维修管理无人问津,城楼又显破败之态,一到晚上,这一带是黑灯瞎火,脏乱不堪,连城内的人们都不愿到这里来。而后,城楼成为酿酒厂的图书室,环境才有所改变。

  1986年12月8日,国务院批转了建设部、文化部《关于公布第二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名单的报告》,襄阳被列入名单。1988年,襄阳文管所对年久失修的小北门进行了一次落架大修。由于小北门城楼被酿酒厂图书室占用过,城门楼的历史风貌已有部分改变,如:部分墙体使用了现代红砖,并使用水泥粉墙,原来的大隔扇门也已变成了墙体且安上了水泥窗花等。此次大修在木作、瓦作、石作、油漆、彩绘、搭材等工序上严格遵照传统工艺,恢复历史原貌,修旧如旧,重现小北门城楼的历史风采。

  在古代的城市中,城门楼是城市中最高的高层建筑,它们构成城市的主要天际线,刻画出整个城市的轮廓,成为了最强烈和最主要的景色。城门楼的印象,几乎成了古时人们对城市的印象。襄阳小北门城楼饱经沧桑,味兼南北之风,至今完好如初,已成为古城的标志。

  南宋铭文砖,佐证抗金史

  如今在襄阳小北门一带的城墙上还可找到模印有“岳”字的城砖,不仅如此,笔者在城内的一处建筑废墟上,还寻得2块带有模印阳刻字迹的方砖。该砖高37厘米、宽18厘米左右、厚6厘米左右(砖形不太规整),每字约5厘米见方,砖体布满石灰、糯米汁。砖形不规整、背部凸凹不平、多龟裂,此为南宋平砖一大特征(南宋战争年年,中原地区各大窑场破坏严重,窑匠也在慌乱中工作,产品自然粗劣)。在砖的正面从右至左铭刻两行文字,上书:樁辦城塼,不許借用。樁辦乃桩办之繁体,“桩办”一词经查阅有关史料可知为南宋官方语,“备办”之意。用现今的话来讲这句话就是:“战备物资,严禁挪用”。这一意外发现,让我一下子触摸到了870多年前的历史:岳飞克服襄汉后,面临的是恢复中原地区的后勤防务问题。“若少留将兵,恐复为贼有”,“若多留将兵,唯俟朝廷千里馈粮,徒成自困,终莫能守。”在这种两难的境地下,只有一方面加固城防,另一方面屯兵营田,搞好自给自供方为长久之计。襄阳六州郡原来分属京西南路和京西北路,这次收复后,宋廷为统一管理,单设襄阳府路,在襄阳府设安抚使司,配置军士两千人守卫襄阳。伪齐刘豫、李成的部队虽然不时骚扰,却始终不能夺回襄阳六州郡的控制权。岳家军训练有术,号称“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掳掠”,金人有“撼山易,撼岳家军难”之语。襄阳府只用两千多军士镇守,李成数万大军不敢窥视,岳家军因此声名远播。“樁辦城塼,不許借用”还能还原这样一段历史场景:襄阳收复之初,岳飞深知襄阳之险要,不仅一再口头强调“桩办城砖,不许借用”,而且还专门烧制告示性的铭文砖,以示战备物资之重要。襄阳“桩办”铭文砖与“岳”字砖(岳家军督造)不仅见证了南宋抗金的悲壮历史,更是直接印证岳飞屯兵襄阳、整理防务的珍贵实物。

  还需要说明的是,我国大多数历史古城的城墙皆在明、清才开始用砖包砌,且已留存无几,而我们襄阳的城墙则早在千年前的宋代就已开始大面积地用砖包砌了,更难能可贵的是至今仍然幸存,“千年重镇”“铁打的襄阳”名不虚传。

[责任编辑: 赵轲 ]
襄阳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主办  襄阳市政务信息管理中心 承办
Copyright © 2012 www.XiangYan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办公地址:襄城新街16号市直机关综合办公楼(老公安局院内)
短信平台登录入口  
鄂ICP备13011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