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建设汉江流域中心城市>汉江百科>历史  > 正文
汉水纤夫石
来源: 襄阳政府网     作者:     发布日期: 2015-08-12 14:24:00

  ■李秀桦  

  在电话中听郧县博物馆馆长周兴明说,汉水纤夫石足以和鼎鼎大名的三峡纤夫石媲美。这是近年南水北调文物普查中的一个发现。

  终于有缘去寻访汉水边的“纤夫石”。中巴过了郧县堵河大桥,我们在一个叫后房的地方下了车,在车上认识的当地村民陈世文自告奋勇做向导。他是五门村人,年轻时跑过船、背过纤。

  陈世文带我们沿河去一个转运砂石的码头,对面是汉水中心的一座沙洲——韩家洲。洲上面住有村民400多人,全姓韩,族人以韩信的后裔而自豪……

  江岸的小路崎岖难行,我和同伴决定登船去找纤夫石。船工是郧西人,一直在汉江上以摆渡和捕鱼为生,对两岸地形相当熟悉。

  坐船顺江向上一公里,是一个当地人叫鹰嘴石的地方,怪石嶙峋,质地坚硬。停船上岸,就看到了让我们震撼的纤夫石。

  一块三角形岩石上,左边有十五道纤痕沟槽,右边有四道,长度大约有5-30厘米不等。江岸边隐约可见当年纤夫行走的小路,有斧凿的痕迹。可以想象,经年累月的纤绳摩擦,更有纤夫的汗水,加上雨水的冲刷,才形成如此深刻的印痕!

  可是,这些纤痕都处于南水北调工程蓄水后的淹没线下。几年后,这些记载讨水上生活艰辛的印记将沉睡于丹江口库区的汪洋之中。

  听船工讲,这一段“纤夫石”断断续续绵延一两里地,两岸都有,形状各异。老陈回忆说:最后一次拉纤,大概是上世纪70年代末。背纤每次都是三五条船集体行动,人多力量大,一条船几个人根本不顶事。上十人拉完一条船,再拉另一条。

  老陈的纤夫生涯,为我们提供了这些“纤夫石”年代的下限,是并不遥远的三十年前。那么上限在何时?恐怕没有人能说得清楚。也许自从汉江上有了人,自从人类借助舟楫之便,这“纤夫石”,便开始慢慢塑造。

  汉江水运,曾是鄂西北最主要的交通动脉。《郧县志》载:民国27年(1938年),县内水上营运木帆船206只,经常行驶汉江郧县段的鄂豫陕川湘赣皖等外省、外县船舶2000余只,郧县港日装卸外省籍船舶千只以上。本地区公路之始,是民国23年(1934年)10月修通的老白公路和后来的郧十支线,均在汉水以南,沙石土路,晴通雨阻。直到新中国成立后的相当长时间,水运仍是主力。

  大江东去,顽石无言。寻访过汉水上游的纤夫石,我在想:汉水上游属于峡谷型河流,出现纤夫石并不奇怪,而中游是典型的游荡型河流,在襄樊境内是否也有纤夫石呢?

  惊蛰后的一天,我约规划老专家陈家驹和朋友们一起去考察卧龙镇白马洞的一处纤夫石。

  我们先到了白马村二组的白马洞,这是一处天然洞穴。陈老说,这个洞原来是一座庙,行船的人路过此地会放鞭炮以求保佑,上世纪70年代还有香火。沿江边小路西行约300米,一块岩石离水面约6米,岩石上留有历代纤夫拉纤时的印迹,有14道或深或浅的纤痕,长度约10-40厘米,因为岩石质地疏松,年代久远,岩石表层已经风化。

  “襄樊汉江段,过去行船频繁,在汉江石崖上,曾经留下不少纤夫拉纤时的纤痕。”陈家驹说,“岘首山东岩壁上、郑家山谢公岩、真武山及万山脚上,原来都有纤夫石,但这些遗迹由于开山炸石、修筑铁路和公路等建设而多被毁坏,很是可惜。白马洞这一处可要很好的加以保护,太珍贵了,这是汉水航运历史的见证。”

[责任编辑: 杨子雪 ]
襄阳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主办  襄阳市政务信息管理中心 承办
Copyright © 2012 www.XiangYan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办公地址:襄城新街16号市直机关综合办公楼(老公安局院内)
短信平台登录入口  
鄂ICP备13011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