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建设汉江流域中心城市>全球视野看汉江  > 正文
东方莱茵河
来源: 襄阳市社科联“美丽襄阳”课题组     作者: 执笔人:孟凡     发布日期: 2014-05-29 09:50:00

  汉江,古称汉水,以1577公里的长度和15.9万平方公里的宽度,交融了黄河文明和长江文明,孕育了汉水文化、荆楚文化和汉民族文化。它以博大的胸怀、丰富的水量、浩淼的水势、悠久的运力,被誉为东方的莱茵河。她作为现代唯一一条未被污染的水源,作为中国南水北调的主源,她浇灌着亿倾良田,哺育着数亿儿女,并将她沿途的土地和城市装扮出一路美景。在整个汉水流域中,汉江的美,汉江的水,演奏出一曲雄浑跌宕的交响乐,而汉江襄阳段,则成为这段交响曲中最优美、最抒情、最动人的乐章。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这是2500年前记录在《诗经》中的一段文字。汉水神女是南方纯洁美丽而多情的化身。千万年来,这个美丽的女神,用她圣洁的乳汁,哺育着汉水流域15.9万平方公里的子民,生生不息;用她绵长的水域,为中华民族注入了汉民族的基因密码。

  一.大河溯源

  这是一条孕育了中国乃至亚洲最早人类祖先并伴随着中华民族的文明发展历史而源远流长的母亲河;这是一条以1577公里的长度,交融了黄河文明和长江文明,滋生中华文化的第一大河;这是一条至今未被污染,清澈的水流甚至可以直接饮用,维系着中国内陆仅存的“田园”,作为中国重要的粮油基地,茶叶产地和水源地而存在的大河;这是一条至今仍主宰着所流经的各个城市的生活,并作为南水北调的主水源,让远在千里之外的北京人也喝上她清甜乳汁的大河。

  今天,中国有近六分之一的人共饮着这一河之水,享用着这条大河带给我们的莫大恩泽。寻着这条母亲河的足迹一直向西北方向走,迂回曲折,千里寻踪,我们来到陕西省一个叫宁强县的地方。宁强,是陕西汉中市下辖的一个县,位于陕西省西南角、汉中西部。宁强县古名为羊鹿坪,县城解放前叫玉带镇,1942年改为宁强县。而如今,大河又赋予了宁强县县城一个新的名字——汉源镇。

  离宁强县城沿川陕公路南行20余公里到黄家岭叉路口,再上乡间土路西北行,玉带河就在公路边随行,再往上,玉带河又一分为三,有三个源头:从南向北依次为回水河、马家河、赵家河。其中,赵家河最长,河口的小村子叫作“汉源村”。

  从汉源村沿乡间土路西北行10余里到一个叫朱家河的地方,继续前行,野花吐艳,鸟语啁啾,泉水叮咚,间有阳光从山凹林隙射来,如虹如霓,山势突起,不远即见一瀑布飞流而下拦住去路,瀑布高10多米,苍松翠竹红枫碧草倒映瀑下巨缸般的水潭,景色极美。两边石头光溜溜的,极难爬上去。艰难绕过瀑布后,又遇三瀑,分别为元潭子瀑布、观曹瀑布、云汉瀑布,景色各异,皆极壮美。而越壮美对于探源者来说也越难行!特别是第三飞瀑云汉瀑布,山体几乎是90度。但见水泡自崖隙喷射而出,状若凝碧,宛若美人飘落的玉带,瀑布顶端地势开阔,竹林丛生,绿嶂缠裹,翠色欲滴,俨然人间仙境。瀑布下注深潭,百尺见方,清湛碧绿,人称“汉源潭”——这里,即是一条大河的源头。

  在这里,宁强县是大河的摇篮,玉带河是她的乳名。  

  玉带河源区自然景观堪称一绝,山势雄险奇俊,风景幽游秀美。徜徉其中,才能真正品味到人与自然的原始结合。这里一年四季,水在林间,林在山上,人在画中;春夏秋冬,情态各具,风情绽放,如一轴巨幅长卷,似一曲宛转山歌。玉带河沿途原始、古朴、自然的旖旎风光,令人目不暇接。源头原始资源保存完好,动植物资源丰富,物种繁多,列入国家保护的珍稀植物有银杏、天麻、红豆杉、香樟等10多种,有豹、白鹤、黄鹂等飞禽走兽200多种,具有较高科学价值。难怪有人说:“汉水之源女儿山,山明水秀惹人恋”。然而,再美的风景也无法挽留大河奔流的步履,她一路欢歌走出襁褓,轻快地踏上远征的行程。她一路小跑地走出宁强县,走向更加广阔的世界,此时她已成长为一个美丽且有个性的神女,她拥有了一个更加响亮的名字,那就是汉江!

  三千里汉江,就是从这里起步!

  亿万年来,她始终没有停息过自己的足迹,昂首高歌,一路奔腾!她奔过陕西汉中、安康,流入湖北西北;在丹江口她遇到了最大的支流——丹江,并与之汇合,注入丹江口水库;出水库后继续向东南奔流,过襄阳、宜城、钟祥、沙洋、天门、仙桃、汉川,在武汉市龙王庙豪迈地奔向长江。

  二.民族血脉

  多少年来,我们一直认定黄河、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地质界和考古学界的最近研究成果表明,汉水形成于地球早期的造山运动之始,早于长江、黄河7亿年。早期长江曾有过西流的的历史,后来由于印度大陆板块的漂移,与亚欧大陆板块相挤压,形成原始青藏高原,长江西流的通道被阻,终于形成了今日大江东去的态势。由于其水势超过源自汉王山和玉带河的汉水,因而“夺袭”成为主流。

  由此可见,中国人认识汉江要比认识长江、黄河早得多。这就是说,人们在2500年前就认识了汉江,在1137年前认识了黄河,在400多年前还不知道长江源头在青海境内。

  众所周知,有了人类的起源才可能有“民族”的起源。1989年和1990年,在距龙山不远处的青曲镇曾先后出土了2件古人类化石,距今约150~180万年以上,被命名为“郧县人”。郧县猿人的年代明显早于50万年前的的北京猿人和80万年前的蓝田猿人。“郧县人”的发现表明,人类有可能诞生于亚洲,长江流域、汉水流域可能就是人类的诞生地。考古证实:180万年前的陨县南猿,是在汉水流域渐渐演化为直立人、早期智人、晚期智人的。他们在演化过程中不断从汉水两岸向中国的四面八方发展,直到进化成为古人、现代人。可以猜测,人类文明可能发端于汉水流域。“郧县人”为汉水流域历史文化奠定了重要的考古学和人类学基础。

  地处秦岭山脉的玉带河作为汉江正源,它孕育了这条伟大的江河。但因地理位置所决定的因素,汉江还应该是一条多源的江河,它有着两个大来源:北岸的秦岭,南岸的大巴山。两组著名山系中无数条小溪共同汇集成滔滔大江,真正体现着有容乃大的含义。

  如果把汉江比作一条大动脉的话,秦岭和大巴山上的数万条小溪就是毛细血管。可别小看这数万条涓涓小溪,它们是秦岭和大巴山的精灵。秦岭孕育了黄帝,而大巴山则抚育了炎帝,炎黄二帝是中华民族的祖先,准确地说,其实就是汉民族的祖先。从这个意义上说,是汉江孕育了汉民族,发祥了汉文化。

  公元前221年庚辰岁,秦国统一六国,建立强大的秦帝国。公元前209年楚人陈胜、吴广在大泽乡起义,刘邦在楚故地沛县响应,参与秦末的推翻暴秦行动。公元前206年刘邦首先进入关中要地,秦王子婴请降,秦国灭亡。刘邦被西楚霸王项羽封为汉王,之后是四年零三个月楚汉之争,消灭割据势力,统一中国。刘邦登上皇帝宝座,便以其发迹之地来命名这个新建立的王朝——汉朝。

  在整个中华民族的历史进程中,汉族、汉朝、汉人、汉予、汉字、汉剧、汉隶、汉白玉等等这些与“汉”;相关的称谓,都源自汉水,这在全国乃至世界的江河中恐怕都绝无仅有。

  由水名而地名,由地名而封号,由封号而国号,由国号而国语。这条穿越了历史的汉江,带着深厚的文化沉淀,带着民族的自豪血统,从云雾缭绕的秦岭源源不断地流出来,流过高山平原,流过了千万年的漫长岁月。

  三、神女出山

  汉江就是这样,从汉中宁强境内大巴山北坡之蟠冢山起步,开始了长达3000里的漫长旅程。一路上,汉江接纳百川,滔滔东流,冠秦巴而襟汉中,割峡谷而奔郧襄,开荆楚而吐云梦,出汉口而入长江。网络东西川原,缝合南北江山,开辟了一条造物者的画廊,其间气宜地润,草木竞荣,风物灵美,山川形胜。

  秦岭崇高而豪迈,巴山雄浑而含韵。汉江穿过秦岭千山、越过巴山万岭,水流千回万转,波浪滔滔,迎雪山、戏险峰、冲危崖、出峡谷,终于,奔腾八百公里后,自陕西白河县浩浩荡荡流入湖北省境内的江汉平原。

  几经曲折,几经跌宕,这位汉水神女的脾气也变得怪戾而难以捉摸。平时,波平浪静,细沙柔软,卵石斑斓;但一到山洪暴发,就会浪打山崖,咆哮如雷。在旧中国,一但汉水暴怒,就会出现江汉平原堤岸溃口,房屋淹没,人畜漂流,一片汪洋,庄稼被毁,颗粒无收的凄凉景象。鱼儿游到树梢头,鸟儿没有栖宿地,死者葬身鱼腹,生者出外逃荒。那流落异乡乞讨的三棒鼓声,那凄凉的敲响碟子的卖唱声,曾经世代流传在旧中国。

  而真正让汉江出落成一个古典美丽,静谧安详的婷婷少女的,是耗时15年建设而成的丹江水库。十堰丹江口水库地处汉江、丹江汇合处,从商山脚下的龙驹寨引丹江入汉水汇成巨型人造海,库容三百亿立方米,辽阔无边,是目前全国最大的一座水库,也是亚洲第一大人工淡水湖,进入库区深处,真是水天一色,一眼难以望到边,库区是一片人工海洋,当地人称之为“小太平洋”。在河东北面,烟浓缥渺,天水相连,千帆展翅,百轮游弋,水乌翱翔,鱼腾虾跃。青山港一带则是天光、水光、山影、云影、帆影组成一幅幅绚丽图画。船到龙山便见峰顶文笔塔矗立,这里是均洲八景之一的“龙山烟雨”处。丹江口水库塔对面有沧浪亭遗址,库水下落时露出“孺子歌处”、“沧浪适情”等摩岩石刻、岩洞佛像等古迹。旧志载这里是孔子听到孺子唱“沧浪之歌”的地方,又是屈原遇到渔夫的地方。

  在这里,伏牛山脉迤逦而过,武当山七十二峰倒影水中。水库里岛屿点点,鸟飞鱼跃,野花灿灿,绿树含烟,山水空漾。在这里,汉江水变得温柔娴静,水色澄清,波纹细细,在蓝天绿野间缓缓地流过江汉平原。她不再狂暴肆虐,她给两岸人民带来的是棉粮丰收,牛羊肥壮,花红果甜。

  1952年10月30日,毛泽东主席提出了“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如有可能,借点水来也是可以的。”——这一创造性的伟大设想在今天正在通过浩大的“南水北调”工程变成现实。

  丹江口水库,成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水源区和取水处。从丹江口大坝加高后扩容的汉江丹江口水库调水,经陶岔渠首闸(河南淅川县九重镇),沿豫西南唐白河流域西侧过长江流域与淮河流域的分水岭方城垭口后,经黄淮海平原西部边缘,在郑州以西孤柏嘴处穿过黄河,继续沿京广铁路西侧北上,可基本自流到终点北京。中线工程主要向河南、河北、天津、北京4省市沿线的20余座城市供水。中线工程已于2003年12月30日开工,2013年年底前完成主体工程,2014年汛期后全线通水,远期年调水130亿立方米。届时,首都人民也能喝上清澈甘甜的汉江水。

  四、大河之韵

  出丹江,汉水顺流而下,走过两岸旖旎的风光,汉江之水流淌到一座被她孕育了2800年的古城——襄阳。如果说汉江是一首雄浑的乐章,此前我们已经领略了它在秦岭南麓奔腾不息的行板,在丹江水库浩淼的慢板,那么在这里,汉江乐章进入它最富激情、最迷人浪漫的高潮部分。

  襄阳位于汉江的中游,是汉江流域中的一座中心城市,也是汉江流域最大的城市。浩浩荡荡的汉江水在襄阳境内逶迤195公里,她不仅滋养着87%的土地、灌溉着70%耕地,同时,她也以独特的魅力,将这座城市打扮得分外迷人,装点出令人惊叹的胜景。2004年在北京居庸关长城下举行的中国魅力城市颁奖晚会上,襄阳被评为“中国魅力城市”——一座古城相伴一条汉江,成为魅力的焦点。

  襄阳主城区是一座双子城,美丽的汉江穿城而过,江南为襄城,江北为樊城,她伴随着襄阳城市的诞生、发展与建设,千百年来滋养着两岸朴实而又勤劳的人民生生不息。汉江作为襄阳人的母亲河,襄阳人对她有着深厚的情缘,于是在襄阳段,汉江又有了一个昵称,襄阳人亲切地叫她作“襄江”。

  宛如一道长虹般的汉江傍远山,穿古城,浩浩荡荡,宽阔无边。无论是在明媚的阳光下,还是在皑皑的白雪中,无论是旭日东升还是夕阳西下,汉江都会呈现出一派气势恢宏的景象。古代许多文人墨客都在此留下过千古绝句,流传至今。唐代田园诗人王维于公元740年在襄阳泛舟汉江,有感于汉江之气势,两岸之风光,以淡雅的笔墨描绘了汉江周围壮丽的景色:

  楚塞三湘接,荆门九派通。

  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

  郡邑浮前浦,波澜动远空。

  襄阳好风日,留醉与山翁。

  襄阳,人杰地灵,物华天宝,历史上众多的风云人物,都曾蒙受汉江的膏泽,在这片土地上成就功业、流芳千古:春秋时期玉石鉴赏家卞和、战国时期辞赋家宋玉、东汉时期政治家刘秀、东汉建安时期文学家王粲、三国时期政治军事家诸葛亮、东晋史学家习凿齿、东晋佛学家释道安、南朝编纂家萧统、唐代诗人孟浩然、北宋书画家米芾……一代代汉江的子民创造了灿烂的文化,装点着她的煌煌容光、彬彬风仪。

  穿越千年岁月,美丽的汉江浩浩然流淌于天地之间,她没有长江的拍岸惊涛,没有黄河的翻天浊浪,只有一江碧水荡起万顷粼波缓缓东行。

  襄阳与汉江密不可分,而与横江其上的汉江大桥亦唇齿相依。在这里,它们是一个统一的整体。

  1969年9月,一场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在襄江两岸拉开序幕。翌年4月,一座改变襄阳人生活方式、改变城市命运的大桥横空出世。从此“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从此襄阳人告别了几千年舟楫摆渡历史,可以自由地穿行于汉江南北;同时,之前像被一道“天河”隔开而只能隔江相望的襄、樊二城,从此被连成一体,成为一个完整的城市。这就是直至今天仍在襄阳经济发展、效能运输中起着重要作用的襄阳汉江大桥,又被称作“一桥”。一桥的建设,在那样的年代,在那样的条件下,从动工到通车,共用时194天,建成了常规需二、三年时间才能完成的任务,还为国家节约了数百万建设资金,这个纪录就是在今天看来,依然是伟大的奇迹。

  大桥的建成,将襄阳的过去和现在连结起来,其本身就是襄阳人民团结一心、勇于奉献、克难奋进、一往无前精神的见证。一桥是一座铁路公路桥,也是一座钢铁大桥,从诞生之日起,它就成为襄阳城市的标志性建筑。1992年5月1日,在汉江大桥建成22年后,一座现代化的公路桥——“长虹大桥”,也就是“二桥”——在不远处落成通车,汉江大桥终于结束了“孤单”的历史。不久的将来,汉江三桥、五桥也将建成通行,汉江桥又将迎来新的成员,汉江两岸的交流往来也更加便捷通畅。

  铁龙般的一桥与彩虹般的二桥,连接着襄城与 樊城两座城,与悠悠汉江水组成了一副不可分割的 襄阳美景。这正是:

  一桥飞架南北,长虹横跨两岸。

  巧借一江碧水,十里风光尽显。

  站在汉江之畔,目所能极之处,水光潋滟,碧波漪澜。这一江绿水啊,犹如一块巨大的翡翠,镶嵌在襄、樊二城之间。在这里,她既不像一个小姑娘那样顽皮,又不似一个老妪般垂暮,她所透出的,就是一个充满着生命力与神奇力量的神女的美丽端庄、淑雅文静,而又气度不凡。

  汉江南岸,群山起伏,景色醉人,厚重的古城墙,见证了襄阳2800年悠久的文化和历史;沿着古城墙而伸展的滨江大道,古朴中带着清新的浪漫。转眼北岸,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一座现代化的繁华都市矗然而立;顺江而生的沿江大道缤纷溢彩、花团锦簇,和着樊城现代化的新兴城市与对岸古朴的历史名城形成强烈的对比却又和谐共存。

  波澜壮阔的汉江,在这里她不再仅仅是一条有形的江,而是一个诗意的空间、心灵与宁静的家园,时刻无声无息地滋润、哺育着质朴善良的襄阳人。一切的悲欢离合、诗情画意、鼓声号角,都在这里进行了令人惊讶的融合。古代的很多民间传说,都与水有着不解之缘——无论是“大禹治水”、“牛郎织女”的传说,还是“水淹七军”、“夫人筑城”,或是“岳飞克襄”、“金花守襄”的历史故事,它们都与水结合得如此紧密——蓦然间,所有的历史与传说、城市与风光,都是在水的氤氲中翩跹起舞,成就了岁月与神奇相结合的永恒风采。

  美丽的汉江水、独特的汉江桥、善良的襄阳人、古老的襄阳城,它们将穿越时空的古老与现代、繁华与安逸、喧闹与宁静和谐地统一在一起,组成了都市风情中少有的绝美画面。

  五、东方莱茵

  三千里汉江,一路流下,拖出许多有名有姓的城、镇、村、埠来。这条源于汉中大巴山北坡,蜿转曲折地穿流于秦岭、巴山之间的汉水河,是联结陕南、鄂西和汉口的唯一水路。早在西周时期,汉江上就有了可以承载多人的大船。《竹书纪年》上有周昭王南征楚荆,丧六师于汉的记载。汉武帝时,随着汉水流域得到大规模开发,汉江已成为重要的水上通道。汉水的年平均流量比黄河还大,这丰富的水量使江汉平原处处波光潋滟,水网纵横,形成了一条黄金水道。

  襄阳地处华中腹地,北通汝洛,西带秦蜀,南遮湖广,东瞰吴越,自古便是南北交汇之地。襄阳依水而立、因水而兴,黄金水道穿城而过,水陆交通十分发达,其水运历史可上溯至春秋时期。到明清时期,它已成为重要的航运港口,带来蓬勃发展的商业,也赢得了“水旱码头”、“七省通衢”之称。历史上,这里“往来行舟,夹岸停泊,千帆所聚,万商云集”“商贾连樯,列肆殷盛,客至如林”。经济的繁荣,使得各地商贾云集襄阳。南方水路运来的茶叶,北方陆路运来的马匹都是在裹阳进行交易。

  襄阳古属荆楚,东依大别山,西靠大巴山,驿道北通京洛,汉水南抵江湖,故有“南船北马”之称。襄阳城外的小北门古渡口乃襄阳之咽喉,北聚川北、陕南、豫西南之舟,南汇江湖、湘沅之船,商埠码头,水陆联运,自古就有“一口锁方城”之说。

  曾几何时,四面八方的船只挤满了码头,襄阳一度成为汉江航运中心。码头上,停泊着一艘艘大小木船;江面上,常年白帆如云,水鸟绕桅。每到货运旺季,襄阳水道来往船只穿梭而行,片片白帆上下交辉。人们形容当时的运船往来江面,扬起船帆来像羽毛一样遮江蔽水。

  汉江两岸自古就流传着这么一句顺口溜:“钟祥一座山、襄阳一座滩,不愁吃来不愁穿。”

  我们今天已经无法目睹汉江水运曾经的盛景, 然而历史却在这里留下了清晰的印记,那就是至今仍保存完好的众多码头和会馆。

  汉江两岸的发展,起初主要依靠汉水的水运,所以产生了许多水码头。汉中十八里铺码头,为汉江上游最大的水码头,也是重要的物资集散地。最有名的要数襄阳小北门码头,它位于汉江南岸,隔江与樊城公馆门码头相望。襄阳汉江码头的密集程度是很少见的,时至今日,北岸樊城从韩家咀矶头至清河口,南岸襄阳从万山脚下至罩山脚下,26公里长的港区岸线共有码头17座之多,足见当年汉江水运之繁盛。汉代文学家蔡邕在《汉津赋》中对襄阳的码头这样记载:“南援三州,北集京都,上控陇坻,下接江湖,导财运货,懋迁有无。”在地处沿江大道中心地段的千福码头,今天仍可以看到堤上的石块上刻着的“同治十二年河工监修起…同治十二年河工监修止”“同治十三年河工监修止”等文字。如今,这些码头有的已废弃,有的仍在发挥着货运作用,有的已成为观光、旅游景点。

  当时,因襄阳地理位置的优越和汉江水运的繁荣,裹阳的商业经济辐射到黄河上下,长江南北。鄂、川、豫、赣、陕、晋、皖、湘、苏、浙、闽等11省的行商和行帮,在襄阳相继建起了21座会馆,现在保存下来的有5座。襄阳的会馆大都建在沿江一带,建筑年代多在清朝乾隆至嘉庆年间,是清末民初樊城商业繁荣的一个见证,曾风光一时。会馆设计精致,蔚为壮观,显示出地方商团的实力,同时,那也是中国古建筑艺术臻于完善的最后一个高潮期。建造者当初“运巨材于楚北,访名匠于天下”,用材之优,延聘名匠之多,冠绝一时。各地能工巧匠会聚在会馆工地,各展绝活,因此建筑和装饰艺术都达到了中国古代的巅峰状态。山陕会馆的富丽堂皇、气势巍峨;抚州会馆的清秀妩媚、别致精美;中州会馆的粗犷雄浑、厚重大气;江西会馆的朴实无华、严谨简洁……各会馆以其独特的建筑风格,凸显出自己的文化和富有。虽然它们现在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风光与忙碌,但却记录着历史上这条黄金水道曾经的繁华和它给这座城市带来的繁荣商业。

  曾经的黄金水道如今因铁路、公路的迅猛发展已没有了往日的繁忙,但汉江之水仍不知倦怠地奔流着,它带给这座城市的生命力与精神,还将一直流淌下去。

  在欧洲,发源于瑞士境内的阿尔卑斯山北麓,横贯欧洲的德国、法国、荷兰,在鹿特丹附近注入北海的莱茵河,是一条国际性的河流,其河流长度(1390公里)、其流域面积(22.4万平方公里)、其航运能力、其文化地位与汉江极为相似。一个是欧洲的母亲河,一个是中华文化的摇篮;一个是西方国际航运水道,一个是东方古国黄金水道——汉江,不愧为东方的莱茵河。

  六、江汉平原

  汉江河道曲折,自古有“曲莫如汉”之说。1577公里汉江,可分为三段:丹江口以上925公里为上游,两岸高山耸立,峡谷多,水流急,水量大,水能资源丰富;丹江口经襄阳至钟祥270公里为中游,流经低山丘岗,接纳南河和唐白河后,水量和含沙量大增,多沙洲、石滩,河道不稳定;钟祥以下382公里为下游,汉江流至此,与长江冲积而成一个著名的平原地带,这便是江汉平原。

  汉水流域的上中游地区有着众多的泉溪与瀑布,山清水秀,自然环境优美;而下游广袤的江汉平原则是古代所说的云梦泽地带,土地肥沃,雨量充足,丰衣足食。

  西汉时期,因江、汉两水泥沙的淤积,荆江和汉江两内陆三角洲联为一体。在荆江三角洲夏水自然堤北侧的原章华台地区新设了华容县(故城在今潜江县西南);在汉江三角洲顶部建立了竟陵县(故城在今潜江西北)。扬水两岸的云梦泽区逐渐淤填分割成路白、东赤、船官、女观等湖,云梦泽的主体己南移至华容附近。以后,随着江汉三角洲的进一步发展,又继续向南、向东推移,南为大江北岸的自然堤所阻,而向东略无阻拦,到东汉时,已移至华容东南。泽 区随着江汉输沙的堆积,日益缩小淤浅,而以沼泽形态为主。东汉末年,曹操赤壁战败至乌林,已能“引军从华容道步归”,只不过道路泥泞难行而已。

  唐、宋时,随着江汉内陆三角洲的进一步扩展,日渐浅平的云梦泽主体,已大多填淤成陆。太白湖周围也沼泽化,陆游、范成大舟行经此,已是一片“葭苇弥望”的“巨盗所出没”的地区而有“百里荒”之称。北宋初期,在今监利县东北六十里设置玉沙县,管理和开垦新生成的三角洲平原,历史上著名的云梦泽基本上消失,大面积的湖泊水体已为星罗棋布的湖沼所代替。

  明、清两代,由于荆江北岸穴口大多堵塞,荆江泥沙改向南岸排泄,江汉平原又开始出现了众多的湖泊群。明代茅江口(今新堤镇)因修筑新堤而堵塞,江汉平原的地表迳流,大部汇集于原已消失的太白湖,明末清初已成为周围二百余里的浅水湖泊。至今日,江汉平原大小湖泊约300多个,重要的有洪湖、习汊湖、长湖、排湖、大同湖、大沙湖等。湖泊一般底平水浅,是淡水养殖业的基地;又能调蓄江河水量,减轻平原旱涝灾害。

  明朝后期,中国开始出现资本主义近代工业萌芽。汉江下游地区广泛引种棉花,至清朝中叶棉花种植面积和产量已跃居经济作物首位。棉花盛产,带来了手工纺织业迅速发展。

  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对汉江近代工业的发展有过宏愿。他在《建国方略》中写道:“自襄阳以上,皆为山国;其下以至沙洋,则为广大开豁之谷地;由沙洋以降,则流往湖北沼地之间,以达于江。”他设想“在襄阳上游高水闸。此一方面可以利用水力,一方面又使巨船可以通航于现在唯通小舟之处也。”新中国现代工业的发展,将孙中山先生的宏伟蓝图变成了现实。随着丹江口水库、安康水库、石泉水库等汉江干流及其支流上许多水利工程的兴建,实现了汉江的梯级开发,也有力地促进了汉水两岸现代工业的发展。

  七、魅力汉水

  水,孕育了生命,哪里有水,哪里就有人类的文明。中国文化是从水文化开始的。长江、黄河、淮河与汉水并称“江河淮汉”,是中华民族历史进程中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文化的交汇区。

  从尧舜禹到夏商周时期,汉水流域就是汇聚南北与东西文化的大熔炉,冶铸出了魅力无穷的楚文化。春秋战国时期,诸子百家及诸侯国都将目光聚焦到汉水流域,汉水已深深印刻在了民族的记忆深处。战国时代,楚国经济文化发达,汉水像一道护城河环绕其北面至东面,成为极有战略意义的天然屏障。故楚人有“方城以为城,汉水以为池”之说。西周时期,周昭王南征楚国时就曾因汉水障碍遭致惨败。汉水干流及其支流城邑星罗棋布,水上交通便利,商业贸易兴旺。楚封君鄂君启的商贸船队就曾充分利用汉水水道,经商发财、振兴霸业。汉水在楚文化、中原文化乃至整个汉文化的发展中都起到了无可替代的作用。

  汉水上游的汉中盆地,汉水中下游的南阳盆地和江汉平原,气候适宜,土地肥沃,物产丰富。这里曾是西汉和东汉演绎的舞台,也是古三国恢弘的战场,无数英雄在楚河汉界里粉墨登场弯弓射雕,产生了许多著名的历史人物,成就了无数奇思诡异的谋略。《三国演义》一百二十回,多半的故事发生在汉水流域。其中,有三个汉水地名不容忽视:汉中,南阳和襄阳。刘邦崛起汉中,刘秀兴起南阳,诸葛亮龙腾于襄阳。南阳城下,张绣偷袭曹营,曹操溃不成军,折了长子曹昂、侄儿曹安民,曹操也差点被俘。刘秀兴起南阳,开创了一统天下的伟业。襄阳城外,关羽水淹七军,擒于禁,斩庞德,威震华夏。汉中定军山下,老将黄忠刀劈夏侯渊于阵前。骁将赵云大破曹兵于汉水之滨,刘备获胜,自称汉中王。智慧之星诸葛亮,隐居襄阳躬耕十年,作《隆中对》,规划三分天下蓝图。为辅佐刘备灭曹复汉,诸葛亮在汉中屯兵八年,六出祁山,北伐曹魏,鞠躬尽瘁,最终归葬于汉中勉县定军山下。还有张良拜将,刘邦屯田,曹操挥毫,蔡伦造纸,孙权建业……汉水一路欢歌,处处吟诵着历史人文主义的乐章,不断丰富和繁荣着博大精深的汉水文化。

  汉水流域从大的方面讲,是一个移民区域,决定了汉水文化的南北交融特征。它集秦风、楚韵、川味于一体,勇武耐劳、刚烈激越、冒险进取,从而形成了一个刚柔结合、坚韧不拔、顶天立地的楚文化秉性。汉水文化的构成是多元的,它既包括楚文化,也包括与楚相关的其它地域文化。应该承认,汉水为楚文化的孕育提供了不竭的源泉。纵观中国文化,楚文化以其浪漫、豪放纵情与中原文化形成对比。它是一种善于包容,善于学习、借鉴的文化体系,这样就保证了楚文化自身的先进性。

  古往今来,襄阳一直是汉水流域经济、文化中心。汉江沿岸无数的码头,是装卸货物的港口,更是传承文化的载体。四通八达的水陆交通,四面八方的人流货物,为襄阳带来经济繁荣的同时,也接受了外来文化。襄阳文化与外来文化经过一系列的相互碰撞之后,一方面顽强地改进组合,集百花于一束,熔众家为一炉,风气兼南顾北,语言亦秦亦楚,成为襄阳文化最基本的特征,也成为汉水文化的一个缩影。

  民俗作为民间传统文化的主要内容,在其流传、演变的过程中,不仅有横向的兼容渗透,也有纵向的治袭传承。

  古襄阳有过“穿天节”的习俗,这是襄阳古代特有的节令,时间为每年的农历正月二十一。它源于古襄阳万山才子郑交甫遇汉水女神,赠佩珠定情的美丽传说。唐宋时期,每年正月二十一日过穿天节,襄阳城里的百姓都来到了万山,乘船沿汉江而下,在江边聚会,在沙滩上捡拾汉江中游特有的带孔窍的小石头,用丝线穿起来,佩戴在头上、身上,以祈求吉祥幸福,青年男女也借此机会交往恋爱,整个节日充满浪漫的情趣。它集郊游、采石、交友于一体,体现了襄阳古老的民俗文化,展现襄阳人追求美好爱情和幸福生活的精神风貌。所以这天也是古襄阳的“情人节”。诗人孟浩然在《万山潭作》中写道:“垂钓坐盘石,水清心亦闲。鱼行潭树下,猿挂岛藤间。游女昔解佩,传闻于此山。求之不可得,沿月棹歌还。”

  随着近年来的考古新发现,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楚文化与最早的汉水方国文化几乎亲密无间。其文化背景远非我们可以想象,在某些方面楚国正是从汉水方国那里取得了经验。目前,随着南水北调工程的进行,对汉水流域的考古发掘必将引发汉水文化研究的又一次热潮,这一地域有可能给我们带来更大的惊喜。我们相信,随着中国传统文化的发扬光大,楚文化这颗汉水文化项链上的瑰宝,必将散发出更加灿烂的光芒!

  汉江,自它的第一股源头从陕西宁强县玉带河缓缓流出后,吮百川,吸清流,汇聚汹涌澎湃之势,劈斩悬崖峭壁,挟卷滚滚沙石,一泻千里,勇往直前。

  汉江,古老而神圣的母河,她与黄河长江同是中华民族的摇篮,共同哺育了千万年的华夏文明。

  悠悠数千年岁月,汉江以浩浩不息的一江浓情,泽灌出丰腴的田亩,两岸稻麦青青,莲荷田田,棉麻摇风,菜花泛金,桑林簇秀,茶畦叠翠……恩泽无量的汉江,为神州大地营造了一座巨大的粮仓,诱惑历代的帝王将相,争来虎踞龙盘;一派江山,成为历史的主宰者们挥师用武、开国建邦的必争之地,造就了多少彪炳史籍的英雄俊杰!

  汉江,清神素魄,雅怀慧心,粼粼碧波涵漾着一江灵气,塑造或化育了千古风流人物:蔡伦发明蔡侯纸而受封于龙亭镇;诸葛亮研制木牛流马于黄沙驿;而丝绸之路的开拓者张骞,天文学家张衡,医圣张仲景,卓越的诗人屈原、宋玉、孟浩然、张继,茶圣陆羽,大书法家米芾……都生于汉江或养于汉江。汉江的一脉精魂,凝成了多少旷世奇才!

  汉江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奔流了亿万个春秋,可她还是这样年轻,这样清秀,这样不知疲倦,这样充满着青春的活力。她带着荆楚文化的发源,带着中原文化的结晶,带着汉民族的血脉,带着中华民族的气度,昂首着,奔腾着,汇入长江! (执笔人:孟凡)

[责任编辑: 宋雅婕 ]
襄阳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主办  襄阳市政务信息管理中心 承办
Copyright © 2012 www.XiangYan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办公地址:襄城新街16号市直机关综合办公楼(老公安局院内)
短信平台登录入口  
鄂ICP备13011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