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建设汉江流域中心城市>全球视野看汉江  > 正文
千里汉江——悠悠汉水谣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 2014-05-29 10:02:00

  中国境内的河流,我以为最能牵动我们民族心思的,不是黄河、长江,而是汉水。

  楚河汉界,那仅仅是历史的地域切割么?

  不,文化的融合,地域间的阻隔从来都很失败。水润万物,濒水而居且因水而繁衍生息的民族有着顽强的生命力。

  汉江是汉朝的发祥地。“大汉民族”、“汉文化”、“汉学”、“汉语”这些名称,都是因有了汉朝才定型的。汉朝得名于汉江,发祥于汉中。

  汉江又称汉水,古时曾叫沔水,与长江、黄河、淮河一道并称“江河淮汉”。

  汉江全长1532公里,就长度而言为长江第一大支流其发源地在陕西省西南部秦岭与米仓山之间的宁强县(隶属陕西省汉中市,旧称宁羌)冢山,而后向东南穿越秦巴山地的陕南汉中、安康等市,进入鄂西后北过十堰流入丹水后,继续流向东南,过襄樊、荆门等市,在武汉汇入长江。

  汉江流域面积15.1万平方公里,流域涉及鄂、陕、豫、川、渝、甘6省市的20个地(市)区、78个县(市)。流域北部以秦岭、外方山及伏牛山与黄河分界;东北以伏牛山及桐柏山与淮河流域为界;西南以大巴山及荆山与嘉陵江、沮漳河为界;东南为江汉平原,无明显的天然分水界限。流域地势呈西北高,东南低格局。

  汉江流域属亚热带季风区,气候温和湿润,年降水量873mm,水量较为丰沛;但年内分配不均,5~10月径流量占全年75%左右,年际变化较大,是长江各大支流中变化最大的河流。

  流域水能资源丰富,水能理论蕴藏量1093×104kW,可开发容量614×104kW。

  汉江干流中下游区,是长江中游重点保护区之一,由于河槽泄洪能力与洪水来量严重不平衡,历史上洪水灾害严重,也是长江支流中洪水灾害最严重的一条。诗人李白曾为它发出了“横溃豁中国,崔嵬飞迅湍”的惊叹。汉江洪水由暴雨形成,峰高量大,并具有较明显的前后期洪水特点。前期夏季洪水发生在9月以前,往往是全流域性的;后期秋季洪水,一般来自上游地区,多为连续洪峰。 流域内交通发达,铁路、公路、水运及航空构成了立体的交通体系。

  流域内最大难题足中下游洪水灾害。1956年,国家决策在仙桃下游约6km处修建了杜家台分蓄洪工程。1967年建成了丹江口水利枢纽初期工程。先后还建成石泉、安康、石门、黄龙滩、鸭河口等水利枢纽。干流上王甫洲工程在建。这些工程具有防洪、发电、灌溉、航运等综合效益。

  丹江口工程已成为华中电力系统最重要的调峰、调频电站之一,也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引水水源。

  目前流域内建成大中小型水库2700余座,总库容近330×108m3。已建成固定机、电排灌站7000余处,总装机容量66×104kW。此外在湖北境内还建有大量的沿江涵闸、泵站,具有灌溉和排涝效益。

  汉江主要支流有:褒河、丹江、唐河、白河、堵河等。汉江河道曲折,自古有“曲莫如汉”之说。

  干流丹江口以上为上游,长约925km,两岸高山耸立,峡谷多,水流急,水量大,水能资源丰富;丹江口至钟祥为中游,长约270km,流经低山丘岗,接纳南河和唐白河后,水量和含沙量大增,多沙洲、石滩,河道不稳定;钟祥以下为下游,长约382km,迂回在江汉平原,河床坡降小,水流缓慢,曲流发育,河汊纵横。

  汉江:楚人、楚国与楚文化

  楚人以汉江上游丹阳为起点,鼎盛于春秋战国,开疆拓土,先后统一了50多个小国,最风光时其领域北至黄河、东至海滨、西至云南、南至湖南。非但为民族统一建功,其文化的历史地位,同时代的中原许多区域文化望尘莫及,即便在世界范围内也是独具奇秀,无与伦比。

  汉江下游江陵一带20代楚王建都史,堪为佐证。

  楚纪南故城,为当时南方第一大都会,被誉为“南国之壁”,千丈之城、万家之邑,楚国在此带甲百万,车千乘,骑万匹,人口500万众,一座城就占东周列国总人口1/6。城周宫殿等建筑145座,古陵墓2800多座。

  湖北大冶铜绿山古铜矿遗址,向世界昭示了楚人采矿冶炼技术上的惊人成就。“失腊法”等铸造工艺至今在高科技领域还有应用价值。

  在春秋战国时期,楚人最早掌握冶铁技术和使用铁器,迄今可考的世界第一炉生铁锻炼是楚人,而且当时楚人的金币、银币——郢爰陈爰迄今出土最多,黄金最早被引入流通领域执行了货币职能。楚境出土保存完好的绣、锦、罗、纱、绢、绦等图案千姿百态,色彩如新,品种数量最多,漆器数量之大,工艺之精亦超越各国。

  春秋时期,楚国就有专门管理市场的官职,称为“市令”。当时三个商业和经济中心——鄂城、鄢城、纪郢,地处汉江之溪,辐射全国各地。

  楚人独具风格的精神文化,一向被视作国之瑰宝。

  楚辞是楚文化的最高结晶,最正宗产品,是中国第一流文化的第一等创作。大诗人屈原在他作品中,创造了一种由神话传说、巫术礼仪、原始歌舞三位一体而组成的缤纷文学世界,在世界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楚国的天文历法也十分完备,有我国二十八星宿、星座全部名称的最早记载。

  楚国更是音乐舞蹈之邦、绘画艺术之国。宫廷雅乐《阳春白雪》最早普及到市民中,著名琴师、乐音家瓠巴、伯牙、钟子期、钟仪等大都出在楚国。绘画艺术中,楚墓出土的两幅帛画堪称稀世绘画珍品。漆画“金秋郊游图”,组画中26个人物的尊卑等级从服饰举止情态上栩栩如生,是旷古罕有的彩画。

  楚人的哲学以道家为主流。楚人先祖鬻熊是楚哲学的开山人物,著有《鬻子》。其后,道家学派的形成是以老子其人和《老子》其书的出现为标志。

  总之,中国古代文化就是以夏民族为核心所创造的中原文化,和以楚民族为核心所创造的汉江、长江流域的文化汇合而成的。楚文化的浪漫奇丽色彩与中原文化朴实的理性之光,交融汇合成了光辉灿烂的华夏文明。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汉江、长江流域的荆楚文化极大丰富了中华文化的宝库,在缔造和发展统一中华民族文化的过程中起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丹江口工程兴建始末:

  往事:建设中的丹江口大坝

  泱泱华夏,冶水犹如治国。

  从20世纪50年代初期开始,中国政府就有计划、有步骤的在长江、黄河、淮河等流域开展了盛况空前的群众性治水运动。

  鉴于丹江口水利枢纽,对治理开发汉江和实现“南水北调”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1958年3月25日,中央政治局成都会议批准兴建该工程,并将其纳入国民经济第二个五年计划。成都会议后,湖北省、水电部、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简称长办)积极进行开工前的各项准备工作。

  1958年6月12日,丹江口工程委员会和丹江口工程局在武汉成立。湖北省省长张体学任主任,长办主任林一山、河南省副省长彭笑千任副主任,武汉水利电力学院党委书记任仕舜任局长。

  1958年9月1日,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开工。

  湖北、河南、安徽三省的10万建设大军陆续来到工地。

  为适应高速度施工和大兵团人海战术的需要,做到组织军事化、行动战斗化,10月31日,丹江口工程局更名为丹江口水利工程总指挥部。湖北省委第一书记王任重任政委,省长张体学任总指挥长。总指挥部下设政治部、器材运输司令部、后勤司令部及左翼、右翼两个兵团,按师、团、营、连等军事化建制管理。

  左翼兵团下辖3个师,右翼兵团下辖4个师,共有39个团、141个营、510个连,施工队伍达87000余人,时称10万大军。

  1960~1961年,随着进场机械设备不断增多,工地进入土洋并举的半机械化施工阶段。

  由于国家压缩基本建设,工程总指挥部于1961年7~8月对施工队伍进行精简,固定职工为14592人,临时职工15292人。

  同年8月28日,丹江口水利工程总指挥部更名为水利电力部汉江丹江口工程局,任命周发田为局长,隶属于水利电力部,受水利电力部和湖北省双重领导。

  由于片面追求高速度,忽视了工程质量,丹江口大坝主体工程混凝土坝体出现了贯穿性裂缝的重大质量事故。

  1962年3月,中共中央决定丹江口主体工程停止施工,集中力量处理质量事故问题。在停工期间,工程局对施工人员进行精简整训,到1962年底,工地上的施工人员减至13000人。

  1964年12月7日,国务院下达关于丹江口水库续建规模的批示,同意工程按照防洪结合发电方案进行设计与施工。12月16日,主体工程正式恢复混凝土浇筑,开始进入机械化施工阶段。1965年4月,工程局下辖厂(队)14个、处室23个、职工12905人。

  1966年5月,“文化大革命”开始,丹江口工程局领导班子受到“群众组织”的冲击无法正常开展工作。

  1967年3月,人民解放军郧阳军分区“支左”部队进驻工地,成立了丹江口工程局抓革命促生产临时革命委员会,郧阳军分区副参谋长刘一飞任主任。3月24日成立丹江口电站筹备处。同年11月18日,经国务院批准,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顺利下闸蓄水,开始发挥效益。

  1968年2月,成立了水利电力部汉江丹江口工程局革命委员会(以下简称“革委会”),实行“一元化”领导,党政一切权利都归革委会。军代表王金昌任革委会主任。

  1969年4月,汉江支流堵河上的黄龙滩水电站破土动工。丹江口工程局组建了黄龙滩工程(又称一○一工程)指挥部,抽调大批干部和工人参加工程建设。

  1969年12月18日,为了备战备荒的需要,将水利电力部汉江丹江口工程局改为水利电力部第十工程局,任命公兴厚为局长。

  1970年7月,丹江口大坝全线达到设计高程162米,工程基本完工。此时,水电部、湖北省根据党中央和国务院的指示精神,决定兴建长江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同时恢复南河大坝的建设。10月7日,第十工程局成立了二○一指挥部(即葛洲坝工程指挥部)和三○一指挥部(南河工程指挥部)。这一年提出的口号是:“确保黄龙工程,带好南河,作好丹江口扫尾,主力开往葛洲坝”。

  从1971年12月开始,第十工程局陆续抽调干部和工人参加葛洲坝工程(又称三三○工程)建设。第一批共有9220人,至1974年3月,共调去12547人。据1972年4月统计,第十工程局共有职工16535人,其中丹江口工地8556人,黄龙滩工地7779人,南河工地63人。

  1973年9月,丹江口电厂6台机组全部投产发电。同年11月,升船机工程建成并投入运行,引水灌溉渠首也先后完工。至此,丹江口水利枢纽初期工程全面建成。

  汉江,径流量相当于黄河汉讧从秦巴峡谷蜿蜒流淌,承载着悠悠岁月。

  丹水,用乳汁养孕世代均州人民的丹水于小城腹地,吟唱着生命之歌。

  丹江,古称丹水、均水、淅水、粉青江,源出陕西省秦岭凤凰山,自商南县月亮湾流入淅川境内,经荆紫关、寺湾等10个乡(镇),从香化镇西南部出境,入湖北省丹江口市注入汉江,全长384公里,总流域面积15994平方公里。

  丹江位于汉江中上游,因水质清丽而名扬天下。据《均州志》记载:“天下名水二十种,以武关水为第十五种,即丹水也。”这里说的丹水,就是丹江。丹江汇入汉江,汉江依然保持着翠玉般的水体。

  丹江口一期工程1973年建成以后,汉江回水177公里,形成了汉库;支流丹江回水80公里,形成了丹库。30多年来,两库和谐相处、唇齿相依,四季长清。

  丹江口水库,静库面积达740平方公里,最大库容达209亿立方米,等于全国每人平均有近20吨水存放在这里。丹江口水库水质良好,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理想的水源地。

  这里的丹江口市,原来的名字叫均县,更早叫均州。

  均州是一座古城。丹江口水库蓄水前,它是均县人民政府所在地。史载:汉时建武当县城一座,东临汉水,南遥接武当。

  均州老城中的净乐宫,是规模庞大的武当山建筑群之一,建于明代永乐十七(1419)。位于均州城内正北,占地面积12万多平方米,近于老城一半。宫内有宫殿、廊庑、亭阁、道房等大小房屋520间。重重宫阙,巍峨高耸,层层院落,曲径通幽。道房栉比,亭台辉映。据《太和山志.图经》载:“净乐治麋,‘玄帝降生于净乐之国’”。明、清名人游记中,把净乐宫描绘成皇帝居所,气魄近似故宫。老均州人都称净乐宫为净乐之都,城中之城。

  1959年,汉江截流,净乐宫800多件文物迁到丹江口金岗山水库北坡,基址没入水底。当时搬迁的文物有:大石牌坊、龟驮牌2座、琉璃八字山门、琉璃化纸炉、文庙小石碑坊等。另外,发掘古文化遗址5处,拆迁文物建筑12座,转运铜铁造像、木刻造像、木器及建筑构件共计863件,其中净乐宫大石牌坊为湖北省现存最大的明代石坊。

  老均州的模样留在丹江人的心中,成为永远的念想……

  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文人骚客迷恋着碧绿的汉水丹江。

  “遥看汉水鸭头绿,恰似葡萄初发醅”,唐代大诗人李白曾这样描述。

  宋代大文豪苏轼曾留过“襄阳逢汉江,宛似蜀江清”的感慨。

  清代诗人沈冠写道:“清绝沧浪水,传名自禹经。澄潭浮鸭绿,映壁妒雅清”……

  “智者乐水,仁者乐山”,山因水而媚,水因山而秀。在这里,与水驰名的还有一座名山,他就是中国道教圣地——武当山。

  武当山又名“太和山”,被称为道教圣地,背依神农架,面临丹江口水库,北通秦岭,南接巴山,绵延起伏,主峰天柱峰,海拔1612米,一柱擎天,环列72峰、36岩、24涧、17洞、3潭、9泉、10石、9井、10池、9台,群峰俯首,拱拜主峰,宛如众星拱月,形成万山来朝的奇观。传说古时净乐国王太子真武在此修炼长达42年之久,得道升天,成为真武大帝,“非真武不能当之”,武当山由此而得名。

  “八百里武当”,历经唐、宋、元、明四代帝王营建,特别是明永乐年间,营建武当山工程长达32年之久。今天的武当山基本保持着明代初年形成的建筑体系,主要宫观尚存金殿、太和南岩、紫霄五龙、遇真、五虚等六宫、复真、元和二观以及磨针井、玄岳门等,“五里十庵十里宫,丹墙翠瓦望玲珑”,形象地概括了武当山建筑规模的宏伟。

  登上金顶,凭栏远眺,大地山河,尽收眼底。群峰来朝,犹如繁星点点,江汉滔滔,犹如玉带当空,美丽的丹江口水库碧平如镜,一幅人与自然巧夺天工、生动传神的宏伟画卷。

  南水北调生命泉

  南水北调中线调水规划设计始于20世纪50年代。丹江口水利枢纽是“南水北调”中线调水的水源工程。

  1953年2月,毛泽东乘“长江舰”由武汉至南京途中,对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林一山说:“南方水多,北方水少,能不能从南方借点水给北方?”并指示对汉江引水方案进行研究,组织人员查勘,一有资料就立即给他写信。同年,长江水利委员会通过查勘,最后找到了丹江口河段为引水华北的水库坝址最理想河段,林一山写信报告了毛泽东。

  1954年,国家计委、水利部、燃料工业部、长江水利委员会的负责同志会同参加黄河规划的前苏联专家组,对汉江干流进行了查勘,重点研究丹江口水利枢纽及引水华北问题。

  1956年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简称长办)编制了《汉江流域规划简要报告》,选定丹江口水利枢纽为治理开发汉江的第一期工程。

  1958年2月,周恩来在视察长江三峡途中,听取了汉江流域规划及丹江口水利枢纽初步设计汇报。他指出,丹江口工程规划设计总的原则是综合利用,以近期为重点,同时要考虑济黄济淮。同年3月,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成都会议上指出:“打开通天河、白龙江,借长江水济黄,丹江口引汉济黄、引黄济卫,同北京连起来了。”成都会议通过了《关于三峡水利枢纽和长江流域规划的意见》,在意见书中指出,由于丹江口工程条件比较成熟,应争取在1959年做施工准备或正式开工。4月25日,水电部下达《丹江口水利枢纽初步设计任务书(草案)》,规定了枢纽任务,明确调节径流、引水灌溉唐白河流域是主要任务之一,引汉济黄济淮应作远景考虑。1958年9月1日,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开工建设,1973年初期规模建成。

  依据丹江口水利枢纽分期建设方案,1969年4月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提出《引丹灌溉工程陶岔渠首枢纽设计简要报告》,报告中提出了按丹江口水库设计蓄水位155米,年引水量25~55亿立方米,灌溉唐白河及淮河部分地区的555~1200万亩方案。1970年7月,编制了《丹江口水利枢纽初期设计蓄水位155米水利规划报告》,推荐年引水量100亿立方米,灌溉面积1355万亩方案;1984年编制《“南水北调”中线初期引汉工程规划阶段性报告》,明确了在丹江口水利枢纽初期规模情况下,采取必要措施做到引水64~100亿立方米;1987年上半年编制《“南水北调”中线规划报告》,提出丹江口水库辅以水源建设初期可供水100亿立方米,大坝加高后再实施后期引汉工程,可供水230亿立方米,引汉总干渠由丹江口水库自流引水到北京。

  1990年,国家计委农经司与水利部计划司在鄂、豫两省计委、水利厅配合下,视察了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和丹江口水库移民情况。鄂、豫两省从大局出发,同意丹江口水库按后期规模完建,实施“南水北调”中线调水方案。水利部要求长江水利委员会抓紧完成丹江口水利枢纽后期完建及调水方案的可行性研究。

  1991年1月,长江水利委员会组织鄂、豫两省完成了可行性研究阶段的水库淹没实物指标调查。丹江口水库设计蓄水位由初期的157米提高到170米,新增淹没面积305平方公里。淹没范围涉及湖北的丹江口市、郧县、郧西、十堰市及河南的淅川县,需迁移安置人口22.44万。同年11月,水规总院和水利部“南水北调”办公室在北京召开了《“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规划报告》和《“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初步可行性研究报告》审查会,同意丹江口大坝按后期规模加高的近期引汉方案,即在保证防洪要求,基本满足汉江中下游用水,允许减少发电的原则下,调水150亿立方米。同时,考虑到对汉江中下游用水的影响和发展要求,需增建必要的工程设施。

  1993年1月6日,长江水利委员会将《“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以长规[1993]第4号文件上报水利部,其后经过一年的预审和补充论证后,于1994年1月25~28日通过了水利部的正式审查。审查结果认为,工程布局合理,具有水源水质好、自流输水的优点,技术可行、经济合理,可作为立项的基础,建议国家尽早决策兴建。

  1998年3月通过了《“南水北调”工程审查报告》,审查结论意见指出,加高丹江口水库大坝至最终170米规模,从丹江口水库引水,自流向京、津及华北地区供水。该方案技术可行,经济比较合理,有关各方面都能接受,认为是最佳比较方案,并得到北京、天津、河北、河南和湖北5省市一致赞同。其后,水利部又进行规划和研究。长江水利委员会于2001年7月底编制了《“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规划(2001年修订)》的六个专题报告,对汉江丹江口水库可调水量,按1956~1998年包括20世纪90年代枯水期的42年系列,考虑上游规划水平年的耗水,满足汉江中下游完成闸站改造、航道治理、兴隆水利枢纽和引江济汉(江汉运河)等项目后的需水,丹江口水库的可调水量近期为80~90亿立方米,远期为130~140亿立方米。近期,丹江口水库加坝与不加坝均能满足调水要求,并推荐加坝至后期规模,总干渠渠首规模为350立方米/秒,明渠(京、津段为管涵)调水95亿立方米的近期建设方案。同年9月22~24日,水利部在北京主持召开了审查会,同意《规划》提出的近期调水95亿立方米,后期调水130~140亿立方米的调水规模。大多数专家和代表认为,为增加丹江口水库调节能力,提高枯水年供水保证率,同时结合汉江中下游防洪的需要,并解决原有水库移民的遗留问题,同意按原设计加高丹江口大坝的方案。

  宏观决策意味着什么?

  南水北调,是一项跨流域的宏伟工程。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以解决沿线100多个城市生活和工业用水为主要供水对象,兼顾农业及其它用水,建成以后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巨大,主要体现在:

  第一,将较大地改善北方地区的生态和环境特别是水资源条件,增加水资源承载能力,提高资源的配置效率,促进经济结构的战略性调整;对于扩大内需,保持全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实现全国范围内的结构升级和经济社会环境的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第二,通过改善水资源条件来促进潜在生产力形成现实的经济增长,通过建立南水北调工程新型的运行机制,促进受水地区加大节水、治污的力度,逐步改善黄淮海地区的生态环境状况,使我国北方地区逐步成为水资源配置合理、水环境良好的节水、防污型社会,实现可持续发展。

  第三,能有效解决北方一些地区地下水因自然原因造成的水质问题,如高氟水、苦咸水和其他含有对人体不利的有害物质的水源问题,改善当地饮水的质量。第四,有利于缓解水资源短缺对北方地区城市化发展的制约,促进当地城市化进程。

  跨流域调水工程是人类运用现代科学技术,改造自然,改变人类生存环境,保护生态平衡和促进经济发展的伟大壮举。南水北调工程的兴建对华北的经济环境、生态环境以及社会环境都将带来巨大的改善,并带动全国经济和社会的持续发展与稳定。

  丹江口水库移民知多少?

  丹江口水利枢纽初期工程迁移人口38.2万人,淹没耕地42.9万亩。

  丹江口大坝加高蓄水位提高至170.0m后,库区淹没涉及河南省淅川县和湖北省丹江口市、郧县、郧西县、张湾区等5个县市区41个乡镇471个村,淹没及影响土地307.7平方公里,人口22.35万人,房屋621.21万平方米 ; 淹没涉及16 座城(集)镇,160家工业企业;淹没等级公路243.2公里,机耕道999.7公里,桥梁35座2174延米,码头85座,高压输电线580.3km,电信线954.8km,广播电视线820.4km。

  库区规划搬迁建房人口32.80万人,农村规划生产安置人口27.28万人。

  坚持以土为本,以农业为基础,以有偿调整土地、出县外迁安置为主的原则,农村移民规划出县外迁安置20.49万人,安置在湖北汉江中下游、河南总干渠沿线53个县市区的304个乡镇或县属农场。淹没涉及的城镇、企业、专项设施,依据规划复建。

[责任编辑: 宋雅婕 ]
襄阳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主办  襄阳市政务信息管理中心 承办
Copyright © 2012 www.XiangYan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办公地址:襄城新街16号市直机关综合办公楼(老公安局院内)
短信平台登录入口  
鄂ICP备13011032号